不要對我兇,

只是問你今天的行程,

卻讓收好行李要去住淡水家的我很悶...


是孤單了!

也沒有幾個這樣相聚的週日了,

何苦還要扼殺它?


看待The Apo交付的工 等於 累,

於是 人們就不跟了...

我問自己:

若沒有伴,

我還能自己走好嗎?

The Apo這次成全到對於"死"~~

我想是"自殺"吧~~

他說人都以為死了可以一了百了,

其實是淪入黑暗的永火裏哀哭切齒

直到世世代代...

我想 若活著的時候就已經心都死了,

懼怕在黑暗裡被不住焚燒而不自殺,

那真是生死兩難......


還好我有老狗和臭貓,

有溫度的擁抱真好,

望斷一切的我

只能這樣悄悄地取暖.......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