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35039-1.jpg 

我的頭好暈,

是那種天旋地轉的暈,

今天開車從汐止回來的路上,

一直想要閉上眼睛,

但是我告訴自己撐著點,

咬緊牙關暈回家,

這次進車庫那個金髮碧眼的外交官開的車子就跟在我後面,

我兩光地挪了半天才把車子停進我的小蘿蔔坑,

台灣女性同胞的臉都被我丟光光了....


我回到家,

看見我的老狗迎了上來,

我發現人在暈眩的狀態,

特別渴望一個擁抱,

我的愛犬讓我抱了很久,

我的腦袋裡只剩下昨天他跟我說的話:

"一隻鳥如果本來就擅長飛行,

硬要把牠關在籠子裡是不對的,

但是放牠飛了還會記得飛回家,

才是真正擁有這隻鳥..."

這真是我聽過最浪漫的話,

好羨慕他家那隻優秀的母鳥......


至於我...我頭暈,

明天是個週六,

一想到我居然還要教3個班,

真的完全洩了氣.......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