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跟Jo吃完拉麵送朋友回家,

家裡還有個很帥的貴客call著Jo手機問該怎麼走到捷運站,

因為他8:30pm收假,

得在那之前回軍營...


這個澎湖來的單純傻小子,

或許大環境真的不那麼理想,

也或許部隊裡對於服志願役真的太會鼓吹,

大學畢了業入伍就簽了志願役,

馬上官拜少尉,

似乎即刻握有小小的權柄,

可是我見到他,

乾淨的五官帶點靦腆,

鼻中膈有點彎曲可能使他經常鼻塞,

偶爾張著嘴呼吸,

可能跟我不熟吧,

Jo有時候朋友找,

有時候我們去教會或family dinner,

他就宅在Jo房裡一直掛網,

膩了就玩少尉捉貓的遊戲,

玩一整個下午,

玩到滿身臭汗,

(難怪我家肥貓最近身材變苗條了...)


時間近了 但我掛了,

換Jo坐上駕駛座,

把少尉送往軍營,

一路上我問他有沒有去附近走走,

他說路都不熟不敢出門,

連用餐都頓頓吃樓下的排骨酥麵(不膩啊><?)

不知是澎湖帥哥都像馬來西亞華僑回國都生份了,

還是台北的車水馬龍真的像小學課本裡寫的---

(((((((((馬路如虎口))))))))))

這樣高大帥哥還是個軍官宅在家裡玩貓像話嗎?

還每次放假都重複這樣無趣的活動,

忽然我覺得虧欠,

身為台北人就一個"忙"就蓋高尚喔?!



軍營到了,

我匆匆塞給他3包宜蘭餅,

他口裡還叨唸著"哇...這麼多....."

"分給你的同袍吃啊!"

他傻傻應了聲"喔.."就下車了...

Jo迴轉著馬3,

他還杵在營門的金屬柵欄邊揮著手,

Jo輕踩油門回程,

臨走前定格的畫面,

是他轉身進了軍營的背影,

忽然我覺得有點難過,

一個好兒子,

有緣跟我兒子當了4年同學,

其實我覺得他們在大學時光裡成就的不是專業,

反而是同窗的情誼!

當然每個人的生涯規劃各有不同,

總要正大光明行事為人!

他進到軍中就要受約束,

或許玩貓也可以紓壓,

面對他選擇更長軍旅的路,

我不是他的媽  也不能說什麼,

或許待遇不錯也穩定,

但不能安排自己的一切就.....

我還是囑Jo多扶持鼓勵他,

每個環境都可能超越、對應的!

不要怪你們倆的母校不是名牌,

"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

想要不負重歎息  唯有先決定自己的盼望在哪裡!

加油啊~好孩子!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