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看到....

他在主日穿個短褲露出滿腿濃密的腿毛,

啊還坐在我對面那個區塊的第一排,

禱告的時候還把雙腿又掂腳又搖晃的...

媽呀!

我瞎了><


我一個人孤孤單單,

屬天的道路沒有同伴也沒有軍隊,

收回主權只是更孤單而已,

我懷疑自己若不是經歷左眼幾乎瞎掉的那場蜂窩性組織炎,

是否真的永不可能開始收回我的主權?!

為什麼我周圍的人都認為靜態2小時是奇怪、浪費、莫名奇妙?

他們都在敷衍我,

更有人覺得連敷衍我都不必,

就是大剌剌承認他/她既沒早晨親近主,

也沒靜態~~連1分鐘也沒有,

小排他/她嫌多餘,

主日永遠爬不起床...


這樣的人得救要做什麼?

等著神蹟從天上降臨、並且天天降臨..是嗎?

都不想說了!

就由他們去吧!


今晚文凱還約一個38歲的愁苦熟女要到我淡水家,

傍晚我送浩恩跟萱萱回汐止後,

已經拐到往淡水的路上塞著呢,

他忽然又打我手機說熟女頭很痛不來我淡水家了,

於是我在車陣中擠破腦袋將馬3迴轉,

就這麼多耗了1個多小時,

還完全找不到車位,

等到勉強塞進一個也不知可不可以停的紅線區

(紅線很細又快看不到..),

吃到第一口晚餐是8pm,

因為中午只吃ㄧ個米漢堡的我,

已經顧不得車位怎樣...

但是在這一陣亂繞的過程中,

週日的傍晚在我眼前逐漸暗了天色,

我開亮大燈,

心裡很冰冷,

盼望有個家可以回,

有熱熱的菜和家的溫暖在等我...

我想是信主的道路我一個人走,

比此刻餓肚子沒車位又頭暈還難受...

真的!

我難受了!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