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原本一回家9:30pm就想睡的我,

為了那堆寵物棄嬰,

我真的沒有想睡就睡的自由,

因為那堆寵物不哭不吵卻是可憐,

只有我這個在後面收尾的人,

牠們才有一線生機...


我撐著去遛狗,

順便繳今天早上Jo去汐止治療的停車收費單,

果然又是條碼無法讀取不能繳費,

百清開發公司真是一家爛公司ˋˊ

對於這個現象我都累了,

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牽著老狗上樓,

電梯門將關的時候眼角餘光瞄見還有鄰居要搭,

就按了"開"等著...


想不到進來的是我家隔壁那個Ms.林的大女兒,

一時之間尷尬透頂!

因為她們一家3個女人都是極早睡並且要求完全安靜,

於是夜貓子Jo跟她們有了多次的衝突,

最後一次衝突的時候是因為深夜Jo在房裡講手機,

林家3個女人說要去報警找環保局來作噪音蒐證...

我們都覺得她們不是瘋了 不然起碼屬神經衰弱類型,

哪可能住大厦卻要求獨棟獨院的寧靜品質?!

那之後大家形同陌路,

但是我卻從此有了一個不願意回家睡覺的兒子...


我也考慮過換屋另覓他處,

但都因價位過高不敢妄動,

嚴格說來我買台北家是買在低點,

現在要想連淡水家一起賣掉來換間大一點的房子,

在台北...算了吧...別作夢了!


我還是鼓起勇氣先對林家大女兒開口致歉,

說起上次的溝通不良,

Jo現在都不願住他房間,

我也不敢租出去,

因為同樣會有作息不同聲音干擾的問題...

她把臉擺得很臭 繃得緊緊 且完全不答腔,

電梯到家了,我還是慢慢說著這些遺憾,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

不過就是每個人都以自己為中心,

最後就演變成這樣...


她其實還在怒氣裡,

說起Jo依舊露出猙獰的面貌,

只是她說不會真的報警,

因為那樣Jo會很丟臉,

還說如果鬧大,

因為頂樓加蓋屬違建,

對雙方都不好...


(其實Jo已經去警察局問過了,

在房裡講手機無論如何蒐證都不可能達到噪音取締的分貝,

何況頂樓加蓋也是先前屋主所為 與我們何干?!)

但畢竟林大小姐一臉猙獰叫人難忘,

我今天很累實在不想再交涉,

關上大門我幫老狗擦腳,

人啊...壽命有限還要浪費來吵架!

我坐下來想寫點美味食記給nokia,

發現一個不開心的人是沒有辦法寫出半點引人的文字,

最後我決定忠於我的心情,

打到這裡...睡覺去!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