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瘋跨年,

我連三張咖啡券都約不到人一起喝,

是怎樣..都重色輕友就對了ˋˊ

在家摟著老狗(都忘了牠到底幾歲了),

一邊拿西莎給牠嗅,

哄著給牠點眼藥水 再點眼藥膏,

看牠眼睛不適 嘩啦啦流眼淚的樣子,

讓我想起那年除夕我一個人瞎著左眼住台大醫院的痛...


我對我的老狗說:"你的難過 我知道!你的眼睛快要好了!"

牠戴著維多利亞項圈不斷東撞西撞發著脾氣,

在家裡四處踱步繞圈圈 持續撞出很大的聲響,

可是我心軟一幫牠把項圈解下,

牠馬上用右手摳牠生病的右眼...

不得已沒有兩秒 我又把項圈綁回去...

恩恩和萱萱兄妹倆很愛牠,

帶著"法式春雞"口味的西莎來看牠,

帶牠散步並幫牠趕走欺了過來不友善的狗...

路上行人甚至左鄰右舍問到:

"這狗會咬人啊?不然幹嘛帶那個..."

兩兄妹依舊好脾氣地回答:"牠不咬人,只是生病了!"

我想我的愛犬一定感受得到我們並不嫌棄牠生病衰老的樣子,

反而更加照顧牠!


回到家裡,

兩個孩子捧水、捧西莎的,

我跟著老狗一起感動~
DSCN2637-1.jpg 

在牠曾經年輕的時候,

牠的綽號叫"白旋風",

孩子們曾經拉都拉不住牠 只能跟在後面跑,

現在牠老了病了,

在牠眼前慎重捧著狗碗的小女孩的雙手,

還有背上輕撫著牠的小男孩的手~
DSCN2634-1.jpg 

當我們異口同聲說著:"Good boy!"誇牠吃飯好乖喔的時候,

我們發出的溫暖彼此加倍著...

孩子跟我說:"老師,Nago剛剛右眼張大一點點看我耶!"

嗯..牠說"謝謝你!"


累了該睡午覺(其實都傍晚了),

咦..有床不睡都說要打地鋪,

明明睡眼惺忪還交代我要幫他們拍Nago跟他們窩著一起睡的樣子...


結果是老犬不習慣家裡有客人的時候自己去睡覺,

就這樣一直互看看到都沒睡耶~
DSCN2661-1.jpg 

骨頭痛的牠走路這個怪樣子,

尾巴都捲不起來了...


但是我的歲末年終與老狗相處的日子,

多一日都足以讓我不住感恩,

加上這一對可愛的小天使來到,

我家變得笑聲不斷、溫暖洋溢!

這是我領到一整年份辛勞的最大禮物!

Thank God!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