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直掉...

因為神的殿荒涼,

為什麼說在召會中竟然有撒但的座位,

看見ㄇ字型的第一排弟兄,

只坐了一個培安,

旁邊有個禮增弟兄的兒子

(從加拿大回來參加大成全的),

但是他跟培安不熟,

我遠遠望著培安,

難過了....

因為我裡面人的性質又坐大,

受到牽動開始有負面的情緒反應....


我只是個人,

人性都是握在撒但的死亡權勢裡,

我要負責讓人性衰減,

才能在我身上彰顯出神的性情!

除了運用我收回的主權來消減人的性情,

也沒有別的辦法叫我受牽引的眼淚停止!

我會努力我會進步,

耶路撒冷是我最終必到的地方!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