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忽然說請假就請假,

我也不能不答應,

想著要是早說,

整天沒課的今天(800年才一次),

怎樣都要殺去台中看那可憐等待保護令申請下來的氏諒姊妹~~~

都快被打死了...


無奈臨時的砍課,

我也不能做什麼,

就跑跑銀行~存錢+繳car的牌照稅(7120元耶)

(那個誰啊~~說想接管我的老爺好開車)

(啊7120你是付得起喔??)

(每次加油都還要1200元才能加滿耶)


路上看到一個黑七八污的菲傭,

推著一台輪椅,

上面坐個老太太,

奇特的是她的樣子-----

雙眼緊閉/頭垂到一邊/臉色灰敗(不騙你:真的跟我媽遺容未化妝前一樣),

頭上蓋著一塊從塑膠雨衣上拆下來的帽子,

身上包著一條髒髒的薄被,

爪子一般瘦骨嶙峋的手臂緊緊抓著兩邊把手...


那死菲傭邊講手機邊拽輪椅,

坑坑疤疤的台北街頭,

好幾次讓老太太差點摔了出來!


我看了很難過,

那死菲傭絕對是在熱戀,

講得可熱伙咧~~~又笑又鬧的!


我想老太太緊閉雙眼一定是不敢看世界,

她把這午後的散步當雲霄飛車的死亡之旅啦!


我老了以後,

我兒子不會這樣對我吧?


喔~~~~~想太多!

再15年,

使徒就帶我們回到耶路撒冷迎接主的再來了!

((((((YAA-BEE)))))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