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很多會常想念的人,

但是如果常常想念可以把他們帶到我身邊,

想念也就不再叫做想念了...


而是該稱為....

((((((邪術))))))))


既然想念是徒然的,

那又何必如此?

問題是我管不住我心的方向,

我的心志,

是在嚴重喪失主權的狀態下...

牠叫我落淚就落個不停,

我討厭愛哭的自己,

我討厭一個人偷偷哭的滋味,

像檸檬汁加了艷紅的辣粉,

還有不知是誰打翻的化骨丹,

人,

就這麼有口難言地癱了...


我恨這一切背後的邪惡勢力,

是牠使我孤單...生病...

裡外都生病...

好臭的一灘死水...


我要趕走牠!

叫牠從我裡面出去!

直到那些無頭的/斷腿的"牠們"

站在我周圍,

終於也哭著求我給個縫隙讓牠們進駐...


而我,

哼!

我會酷到沒有人味,

直接開了無底坑,

像倒垃圾一樣把牠們全清乾淨!!!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