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小頭銳面大耳朵的賊貓沒有什麼高尚血統,

但是因為她有攻擊傾向又發情狂吵,

我們都不知該怎麼辦...


養著養著忽然越來越肥尤其是肚子,

獸醫摸了半天還說應該是懷孕了,

可是完全不知道兇手是誰,

因為她都關在家裡從來沒出門...

好吧好吧那就生吧...

我學生有人開始跟我訂貓,

可是等啊等的每天翻她的窩都沒小貓耶...


然後她還是發情還是吵---奇怪孕婦會發情嗎@@

最後受不了了決定帶她去結紮,

兩個獸醫共同手術才發現她根本沒懷孕 純胖!

反正她手術後瘦了一陣子肚皮一條刀疤,

沒多久她就復胖 而且比先前更胖,

胖到肚子幾乎垂到地上,

跑起來左甩右甩的挺難看,

不過她身手還算俐落會撲飛蛾或蟑螂,

只是衝過來衝過去的經常失了準頭,

用爪子剎車的時候,

身體都停住了 肚子還可以繼續晃動6到8秒...


最近,

因為我脊椎不適常感倦怠甚至需要臥床,

寵物太多有點力不從心,

就想把魚啊烏龜啊還有這隻貓都送人,

只留老狗相伴就好...


因為想留個紀念就在上樓清貓砂的時候拍她,

她倒是依舊喵的很大聲跟我打招呼,

這麼熱的天給關在頂樓的籠子裡,

老實說我很心疼,

總是一進門放了她就立刻把她抱到門外寬闊的頂樓平台,

她渾身毛都黏糊糊熱燙燙,

我總要邊摟邊搖邊輕拍她肚子散熱,

她也總是愛看夜晚的星空,

偶爾也會轉頭看101大樓閃爍的燈光,

像個好奇寶寶一樣...


手術後她的個性倒是越來越好,

喜歡給我抱又很會用尾巴撒嬌,

當我用貓叫聲呼喚她,

不論她在做什麼 都會立刻跑過來我跟前,

最近,

我還成功訓練她只要我用那把壞掉的綠傘輕敲貓籠門,

她就會很認命地自己進籠子跳上2樓那層墊子,

我並沒有打她逼她或用食物誘她,

她就是乖...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在這隻肥貓身上放了感情,

我只知道我們之間越來越有默契,

她也越來越像隻柔軟的布偶或抱枕,

很多時候當她在我懷裡抬頭凝視我,

玻璃彈珠般透亮的眼神顯得如此信賴我,

跟她說話她還會動動鼻子猜我今晚吃什麼...


這貓...分明是想賴著我,

我就是心太軟,

顧不得全身骨頭痛,

還是一天又一天去扛鮭魚鮮蝦貓糧和一袋袋貓砂,

此刻我拍著她~


她居然給我眨一隻眼,

像隻土撥鼠般的可愛!

躺在地上就是要我摸摸她~


這鬍子放這樣不會卡卡的嗎?!


我伸手去開電風扇她給我回眸一望~


然後又回來保持這個又憨又呆的傻樣給我拍~


我把它設為我的手機桌面,

我每每一看就笑...


這貓...我怎麼送得下手....

    全站熱搜

    小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